高频直缝焊管

客服电话: 139 6707 6667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双相钢焊接 > 焊后热处理对高频直缝焊管焊缝组织和性能的影响
焊后热处理对高频直缝焊管焊缝组织和性能的影响

焊后热处理对高频直缝焊管焊缝组织和性能的影响

来源:2205双相钢焊接管发布:2020-05-13 21:53:47类别:双相钢焊接

钢管的HFW焊缝是感应电流在板边表面局部加热并经挤压,将加热熔融物挤压排除,使内部新鲜金属表面熔合焊接,形成以较窄融合线为中心,两边对称分布腰鼓状热影响区的焊缝。虽然焊缝融合线非常窄,但高温及挤压变形作用,在焊缝融合线及其周围的热影响区也会形成相对粗大的变形组织,从而影响其性能。焊缝的焊后热处理也就是成为改善焊缝及热影响区的组织和性能,并使之达到或接近管体的性能,实现钢管无缝化最有效的手段。

由于焊后热处理对焊缝组织和性能具有极大的改善作用,现代高频直缝焊管生产线均配有在线感应加热热处理装置。热处理工艺主要以在线正火为主,国内少数生产线有调质处理装备。生产线采用三机架中频感应加热器,感应加热器长度1.5 m,宽度30 mm。三机架感应器中一个机架备用,一个架用于预热,预热温度650~720℃,一架用于加热,加热到正火温度。经正火加热后钢管空冷至350℃后,水冷至室温。这种在线热处理,加热速度和加热冷却受到焊管焊接速度的影响,加热速度快、保温时间短,甚至没有保温时间,而冷却速度则受到钢管的尺寸及加热温度的影响较大。因此,正火温度是影响焊缝组织和性能的关键因素。

对低碳钢,正火温度一般采用A c3+30~50[112]。而Ac 3与加热速度有关,随加热速度的增加,Ac 3升高[113]143。在焊管的在线加热条件下,加热速度可到30/s以上。如何合理确定正火温度,还需要深入认识加热速度对管线钢的相变点的影响、加热温度及冷却速度对组织和性能的影响。

然而,由于前期没有相关工艺参数的积累,正火温度主要按热处理手册制定,一般在840~900℃,导致经处理后焊缝韧性改善作用不大。本章研究了典型管线钢加热速度对相变点的影响;冷却速度对组织和性能的影响;同时,根据现有生产线的加热和冷却条件,模拟研究了正火温度对焊缝组织和性能的影响,为优化HFW焊管的焊后热处理提供试验数据。

试验材料及方法

试验材料

高频直缝焊管的焊缝无填充材料,虽然其组织和性能因感应加热及挤压作用发生一定的变化,其成分与母材相同。由于焊缝较窄,在焊后热处理过程中,加热区会对部分管体加热,而影响其组织和性能。另外,在高频直缝焊管焊缝焊后热处理研究,需要大量钢管取样,而这种焊缝较窄,取样困难。为此在焊后热处理工艺研究中,为获取更多的试样,采用两种取样方式:钢板取样和钢管焊缝取样。钢板取样用于研究钢的相变点、加热温度及冷却速度对组织的影响;钢管焊缝取样用于模拟在线热处理加热制度对焊缝组织和性能性能的影响。

管线钢试样由高频电阻焊管常用的X42X52X60X65钢板上横向截取,其化学成分(质量百分比,wt.%)如表3-1所示。试样经加工成F6´100 mm的圆棒。这些钢种一般需要考虑低温(0~-20)冲击韧性,

焊缝焊后热处理模拟材料由三种典型高频直缝焊管上截取。三种钢管的钢级及规格分别为X52MΦ219×8.2 mmL415M(相当于X60)Φ355.6×12.7 mmX65MΦ323.9×7.1 mm,其化学成分如表3-2所示。试料分别加工成5´10´17 mm的方形试样和F6´100 mm的圆棒试样。

管线钢的相变研究

相变点测试

相变点测试在Gleeble-3500热模拟试验机上完成。考虑到HFW焊管焊接速度可达10~25 m/min,感应器加热长度,由约680~720℃预热温度到正火温度的加热速度可达27~55/s℃左右,设定加热速度范围为10~65/s℃。试样按此速度由室温加热至1000℃保温1 s,然后以13.5/s℃冷却速度冷却至室温。采用膨胀法,测定加热过程中的相变温度。

正火温度研究

正火温度对焊缝组织和性能有很大的影响,生产线正火温度为880~900℃,但实际应用发现,焊缝韧性不稳定,特别是对存在带状组织的钢板,经热处理后性能改善不大。为确定正火温度对组织和性能的影响,采用Gleeble-3500热模拟试验机研究了正火温度对组织和性能的影响。正火工艺为:试样采用56.3/s的加热速度,快速加热到850~1000℃后,以13/s的冷却速度冷却至室温。

CCT曲线测定

冷却速度决定正火加热后过冷奥氏体转变后的组织状态,为了解焊后正火冷却速度对组织影响,今后是否可以采用控制冷却的方式来控制组织和性能,本文测定了管线钢的CCT曲线。CCT测定工艺为:奥氏体化温度均为950℃,冷却速度控制在1~30/s的范围内,包含了实际生产过程中3~13/s的冷却速度范围。

焊缝焊后热处理模拟研究

焊缝焊后热处理模拟试验工艺按实际钢管工艺设计,重点考虑正火温度的影响,其加热工艺为:6.9 s加热到预热温度730℃,考虑感应器间距,等温时间4 s,再以6.9 s加热到900925950980℃的正火温度,保温1 s后以10.5/s的冷却速度冷却至750℃后,以4.7/s的冷却速度冷却至500℃,再以1.6/s冷却至350℃后快冷至室温。

组织分析

金相组织分析试样由焊缝处截取,经机械抛光腐蚀后,在Axiovert 200 MAT型金相显微镜下进行组织观察。

为精细分析组织,采用电子背散射衍射(EBSD)分析热处理后焊缝的晶粒尺寸及取向。试样经机械研磨、电解抛光后EBSD分析。电解双喷液为8%高氯酸和92%冰乙酸的混合液,电解抛光时采用28 V电压,处理时间为15~25 s。采用KYKY 2800型扫描电镜对冲击试样的断口形貌进行观察。

性能测试

拉伸试验

采用经过热模拟处理的圆样做拉伸试验。为保证拉伸性能位于焊缝及热模拟均温区,拉伸试样标距为7 mm,焊缝位于试样中心。拉伸试样如图3-2所示。拉伸试验在INSPEKT-100电子万能试验机上进行试验,拉伸速率为0.5 mm/min

冲击试验

经热模拟后的方形试样加工成V型缺口的冲击试样,缺口开在焊缝处,试验选用2 mm锤头,试验时温度为-10℃,利用JB-500型冲击试验机,按照标准GB/T229-2007进行夏比冲击试验。

加热速度对相变点及冷却后组织的影响

加热速度对相变点的影响

采用切线法通过膨胀曲线测定的管线钢不同加热速度条件下的相变点(A c1A c3)如图3-3所示。由图可见,在10/s的加热速度条件下,四种管线钢的奥氏体化开始温度(A c1)约在730~755℃之间;奥氏体转变结束温度(A c3)约在900~920℃之间,随加热速度的增加。随加热速度的增加,A c1A c3进一步升高。当加热速度达到65/s时,A c1A c3分别升高到750~760℃之间和910~930℃之间。这些温度显著高于Fe-C相图中A 1A 3线。

加热速度对组织的影响

加热速度不同,即奥氏体化速度不同,增加奥氏体化转变速度必然影响奥氏体的合金化程度,从而影响冷却后的室温相变组织。图3-4~3-7给出试验用钢经不同加热速度加热到1000℃后,以13/s℃冷却至室温后的金相组织。加热速度对冷却后的组织有一定的影响。随加热速度的增加,组织有细化的趋势,但也有向非平衡组织转变。如X42钢,在10/s℃的,组织为均匀的铁素体/珠光体组织,随加热速度的增加到65/s℃,组织中黑色岛状组织增加,且铁素体晶粒不均匀(3-4)。对比X42(0.07%C1.06%Mn0.0116%Nb)X52(0.08%C1.15%Mn0.02%Nb))X60(0.06%C1.41%Mn0.085%Nb),降低C含量,而增加了Mn含量,但在低的加热速度条件下,冷却后的组织变化不大,甚至X52钢的组织有略为粗化的现象,这可能和钢板原始组织有关。但在高的加热速度条件下,X60钢的组织这出现块状铁素体的特征,这可能和高Mn含量有关。对比X65(0.05%C1.46%Mn0.036%Nb),随MnNb含量的增加,冷却后的组织发生显著的变化,组织为粒状铁素体组织特征,即岛状组织分布在铁素体基体上。

组织分析的结果也证实,随加热速度的增大,相变点升高,奥氏体的均匀性性降低,对冷却后的组织有一定的影响。但在实际钢管的焊后热处理过程中,由于预热的工艺的影响,其奥氏体转变的初期的状态不同,也会影响奥氏体化状态及冷却后的组织,因此,还需要结合实际预热条件,研究加热温度对组织和性能的影响。正火温度对组织和性能的影响

正火温度是影响HFW焊缝焊后热处理后组织和性能最关键的因素。图3-8给出了四种钢经不同加热温度奥氏体化冷却后的拉伸性能测试结果。在加热温度范围之内,强度随加热温度的变化规律基本相同,随加热温度的升高,强度略有降低,随温度继续升高,强度由开始升高。然而,不同材料也略有差异。X42X52钢,最低强度出现在900~925℃,且强度变化不大;而X60X65钢,强度最低点出现在925~950℃,而且在低温下强度更高。这与钢的成分及原钢板的组织和性能有关。

3-9~3-12给出了试验用钢不同加热温度条件下的组织。对X42钢,当加热温度为850℃时,金相组织为较粗大不均的铁素体,在铁素体边界上分布珠光体。而当温度增加到900℃时,组织则为较均匀的铁素体和细小均匀珠光体。随温度的升高到925℃时,铁素体转变为非等轴状,岛状组织也有所增加。随温度仅一步升高,组织有粗化的趋势。

3-10给出了不同加热温度条件下X52钢的金相组织。在温度为850℃时,组织有原始钢板的带状组织特征;当温度达到900℃时,带状组织减弱,组织的均匀性有所改善;而当温度高于925℃时,组织明显细化,均匀性增加;随温度的进一步升高,组织略有粗化,但变化不大。由于在高温加热时奥氏体的均匀性增加,致使组织得到改善,强度升高。

由图3-11可见,在加热温度为850℃时,X60钢的组织与X42X52钢明显不同,组织保持了一定轧制变形的痕迹,且铁素体晶粒尺寸存在明显混晶。当温度到达900℃时,组织得到明显的细化改善,且岛状组织增加,使强度升高。而温度高于925℃时,组织均匀性的改善。随温度进一步升高,组织有粗化的趋势,但影响不大。

X65钢,其的组织变化规律与X60钢相似(3-12),但组织与前面其它几种钢的组织有显著的不同,铁素体基体上分布着大量岛状组织,铁素体无明显晶界。在温度为850℃的条件下,岛状组织呈带状分布特征,铁素体也呈长条状带状排列。当加热温度高于900℃时,轧制组织特征消失,组织有显著的改善。

由以上结果看,在900℃以下正火时,组织处于两相区,组织均匀性差,轧制变形组织特征并不能完全消除,强度高,韧性会相对较差。当温度为925~950℃时,加热过程组织已进入完全奥氏体化区,组织有明显细化,但强度降低,可能会得到显著改善;而随加热温度进一步升高,组织有粗化的趋势,强度升高,韧性会有所降低。这一变化规律与高强管线钢焊接热影响区模拟结果相似。其强度最低和韧性最好的区域是峰值温度为950~1000℃的区域。

冷却速度对组织和性能的影响

冷却速度对组织的影响

3-13~3-16为实验用钢不同冷却速度条件下试样的金相组织。由图3-13可见,X42钢在冷却速度范围内组织均为铁素体/珠光体组织。随冷却速度的降低,组织逐渐粗化,但当冷却速度由5/s降低1/s时,组织明显粗化,铁素体和珠光体晶粒尺寸显著增大。

X52钢,由图3-14可见,在30/s的冷却速度条件下,组织为细化的铁素体+针状铁素体,而当冷却速度低于13/s时,室温组织为铁素体/珠光体组织,随冷却速度的降低,组织粗化;当冷却速度降低到1/s时,有带状组织特征出现,但带状组织部明显,这和原始组织及钢的碳含量降低有关。

3-15X60钢不同冷却速度条件下的金相组织。由图可见,该钢在高的冷却速度条件下,组织为铁素体+针状铁素体。随冷却速度的降低,在13/s时,铁素体数量和晶粒尺寸增大,但组织仍能见岛状贝氏体组织存在。当冷却速度降低到8.5/s时,组织转变为铁素体+珠光体组织。随冷却速度的降低,铁素体晶粒也逐渐粗化。但与X52相比,铁素体晶粒明显细化,而且珠光体组织也明显减少。即使在1/s时,组织仍保持较细的状态。对比X60X52的化学成分,其C含量降低,而Mn含量由1.15%增加到1.41%C含量的降低减少了珠光体的含量,而Mn含量的增加,降低了相变温度,从而使组织的到细化。

3-16给出了X65钢不同冷却速度条件下的金相组织。X65钢较大的范围内均获得以针状铁素体+少量铁素体的组织,随冷却速度的降低,组织转变为铁素体+珠光体组织,而且组织也逐渐粗化。但与X60相比,获得针状铁素体组织的临近冷却速度显著降低,并且组织明显细化。但在冷却速度为1/s时,组织仍出现弱的带状组织特征。

对比X65钢和X60钢的化学成分(2-1),其C含量略有降低,Mn含量略有增加,而Nb含量显著增加。高的Nb含量,不仅对相变有影响,而且能够显著细化组织,可以适当提高热处理的温度,以改善组织的均匀性。另外,虽然X65C的含量显著降低,但在低冷却速度条件下,仍能够看到室温组织有带状特征,这也说明了,钢的原始状态对热处理后组织的影响。

由上述四种管线钢的结果看,钢的成分及原始组织对冷却后的组织有显著的影响,特别是在低的冷却速度条件下,钢板的带状组织更容易保留。增加冷却速度能够细化组织,但对不同钢,其冷却速度还应控制在一定的范围,过大的冷却速度,导致针状铁素体或贝氏体的出现,其对韧性的影响还需验证。

冷却速度对相变温度的影响

CCT曲线是制定热处理工艺重要的参考数据之一。结合膨胀法测定的冷却过程的相变温度及组织分析结果,绘制试验用钢的CCT曲线如图3-17所示。由图可见,X42X52钢,其CCT曲线表现出相似的特征,相变开始温度和相变结束的温度均较高,且随冷却速度的升高而降低。X42钢的相变温度和相变结束温度由1/s831℃和685℃降低到30/s776℃和605℃;X52钢则由1/s799℃和648℃降低到30/s735℃和590℃。冷却后的组织主要为铁素体/珠光体组织。

然而,X60X65钢则略有不同,特别是X65钢,相变温度随冷却速度的降低,在冷却速度小于13/s时出现快速升高,但当冷却速度小于5/s时,这种升高的趋势减弱。结合组织分析结果,这种变化应为冷却中发生针状铁素体转变的结果。对比四种管线钢(2-1),随钢级的增加,钢中合金元素MnNb含量的增加,相变温度降低,组织有明显的细化。由焊后热处理应使焊缝的组织和性能达到与母材相一致的角度,应结合母材的组织和性能,重点控制800~500℃温度范围内的冷却速度。另外,由CCT曲线相变结束温度看,四种钢的相变结束温度均在500℃之上。考虑实际生产线空冷段的长度,控制空冷结束温度450℃之下就能够满足组织要求。

冷却速度对强度的影响

3-18给出了四种钢拉伸性能随冷却速度的变化规律。四种钢的强度均表现为随冷却速度的增加,强度升高。然而对比四种钢的性能,X42X52强度保持在较高的水平;而X60X65钢,其强度与X42X52相当,特别是在低的冷却速度条件下。但其强度随冷却速度的增加的幅度较大。因此对高强钢,焊后热处理的冷却速度还应采用高的冷却速度控制。这也是现代HFW焊管在线焊后热处理出现调质处理的重要原因之一。

焊缝焊后热处理的模拟研究

正火热处理工艺对管线钢的组织和性能看,正火的温度和冷却速度对管线钢的组织和性能有很大的影响,这些结果对HFW管焊后热处理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然而,由于HFW管焊缝的融合线和热影响区的组织因焊接作用,发生显著的变化,热处理工艺对组织额性能的影响也可能与管线钢不同。另外,钢管焊后热处理过程中,因空冷的原因,冷却速度也是逐渐变缓的冷却方式。因此,钢管焊缝焊后热处理模拟研究还应结合钢管的的实际工况条件。本节参考实际钢管的工艺,对实际钢管焊缝模拟结果进行了分析。

性能分析

强度

3-19给出了不同峰值温度下三种试验钢的屈服强度和抗拉强度随正火温度的变化曲线。由图可见,正火温度对焊缝强度的影响规律与管线钢相差不大,在900~980℃的正火温度范围内,随正火温度的增加,在950℃出现略低值。但与管线钢相比,其变化幅度不大。另外对比三种钢,正火温度对X52MS钢的强度影响最小;而正火温度对X65M钢影响更大,特别是抗拉强度,随正火温度的升高,抗拉强度呈增加的趋势。

硬度

3-20为硬度随正火温度的变化曲线。与图3-19正火温度对强度的影响相对比,X52MS钢与L415M钢的硬度与抗拉强度的趋势高度一致,而X65M钢则与其他两种钢趋势有所不同,随正火温度的升高,硬度的变化不大,其硬度变化范围在5 HV以内。而且当温度高于950℃时,硬度的变化幅度减小。

低温冲击韧性

3-21为试验钢在冲击功随正火温度的变化曲线。对X52MSL415M钢管焊缝,当温度低于925℃时,随正火温度的升高,冲击功略有降低,而随温度升高到950℃时,焊缝的冲击功有显著的升高,且随温度升高,冲击功变化不大。

X65M钢,冲击功则在980℃时出现最大值,随温度降低到950℃时,冲击功有所降低,而随温度降低到925℃时,冲击有升高的趋势,但进一步降低正火温度,冲击降低。但总体看,在实验的温度范围内,三种钢焊缝的冲击功相差10~20 J。因试样采用的半尺寸试样,总体看焊缝保持良好的冲击韧性。

对比X52MS钢管焊缝组织,L415M钢的焊缝组织则有显著的不同,如图3-23所示。在正火温度为900℃时,钢的组织存在明显的不均匀性,组织为尺寸较大的铁素体晶粒、细小含有点状岛状组织的铁素体晶粒及少量分布在铁素体晶粒边界上的珠光体组织组成。大量低碳微合金钢组织分类文献将含有点状岛状组织这类铁素体成为块状铁素体或准多边形铁素体[116-118]。而随加热温度的升高,组织的均匀性明显得到改善。当正火温度到达950℃时,组织转变为细小、均匀的铁素体和珠光体。但在一些细小的铁素体晶粒中能够看到点状岛状组织的块状铁素体存在。当正火温度上升到980℃时,组织更加均匀,组织主要为铁素体/珠光体,但能够观察到少量贝氏体特征的组织。

由图4-3可见,X65M钢焊缝的组织变化规律与L415M钢相差不大。在正火温度为900℃时,组织中能够看到有带状不均匀组织,带状组织有粗大铁素体/珠光体及细小块状铁素体带所构成。当正火温度上升到925℃时,粗大铁素体/珠光体带组织区域减少,转变为细小铁素体/珠光体。当温度上升到950℃时,组织变的更加均匀,细小的块状铁素体明显减少。随着温度进一步升高到980℃,部分数量的铁素体晶粒长大,组织中出现细小非等轴状铁素体。

由金相结果看,不同钢组织特征有明显的不同,X52MS钢组织由较为粗大的铁素体和少量珠光体构成;而L415MX65M组织相对较细小,但组织中珠光体及含有岛状组织的块状铁素体量增大。对比性能结果(3-19~3-21)X52MS钢的强度最低,但冲击功明显高于L415MX65M。这种性能结果可能与钢中珠光体及组织中出现的块状铁素体有关。

为了更为准确全面的研究正火温度对于试验钢韧性的影响,采用EBSD技术,对950℃加热后的三种试验钢分别进行分析。图3-25为试验钢正火处理后的有效晶粒图。根据有效晶粒尺寸分布图统计的有效晶粒尺寸如表3-3所示。由图3-25和表3-3可见,X52MS钢有效晶粒尺寸较大,但晶粒尺寸分布均匀。而L415MX65M钢,晶粒尺寸明显减小,但组织存在大量细小晶粒,特别是X65M钢,一些较大晶粒内部分布有细小的晶粒。这种组织特征和金相组织中的块状铁素体特征相一致。

从图中可以得到,该正火温度下X52MSL415MX65M的大角度晶界的份数分别为0.6110.3540.31。虽然X52MS钢晶粒尺寸较大,大角度晶界比例较小,但小角度晶界分散均匀,应为铁素体内部亚结构;L514M钢大角度晶粒尺寸小,比较大,但小角度晶界集中,应为珠光体或贝氏体组织区域;而X65M钢大角度晶界比例明显降低,特别是小尺寸的大角度晶粒内部分布大量小角度晶界,这与块状铁素体的组织特征相一致。

由正火温度对焊缝性能结果看,三种钢总体表现的规律基本一致(3-19~3-21),随温度的升高,强度升高,继续升高温度到950℃时,强度出现较低值;而韧性则在温度由925℃升高到950℃时,冲击功出现快速上升趋势,而继续升高温度,冲击功变化不大。但三种钢的性能差异较大,X52MS钢强度最低,而韧性最高;X65M钢,强度最高,而韧性最低。组织分析发现,X52MS钢的组织相对粗大,组织为匀的铁素体+少量珠光体(3-22);而L415MX65M钢组织较细小,但组织中存在大量块状铁素体及珠光体等(3-23和图3-24),这些组织的存在导致强度高而韧性低。

另外,正火温度对组织和性能有显著的影响。当温度低于900℃时,组织表现为明显的不均匀特征,这种不均匀性表现为两相区加热的组织特征。按钢的成分(3-2),计算钢的相变温度约为880℃,在900℃以上加热时,应进入完全的奥氏体区。但在加热速度对管线钢相变点的研究结果表明,在高速加热条件下,相变温度提高20~40℃,因此,其奥氏体化温度应为920℃左右。这样结果也证实了相变温度测定结果的可靠性。因此,焊缝焊后正火温度应高于925℃才能够获进入完全的奥氏体,从而获得均匀的组织,有利于提高焊缝的韧性。

对比三种钢,由于X52MS具有低C和低Mn,其组织相对粗大,但珠光体及岛状组织少,表现出较低的强度和较高的韧性。而L415MX65M钢具有高C和高Mn,其正火后的组织中,存在大量珠光体、块状铁素体及岛状组织。在低碳钢的组织中,岛状组织一般为马氏体/奥氏体岛[116-118]。这种组织状态在EBSD结果中能够得到间接的证实(3-26)。大量文献认为马氏体/奥氏体岛为脆性相,降低钢的低温冲击韧性[119-121]。这是L415MX65M钢韧性低的原因。但从低温冲击功的值看,冲击功最低的X65M钢,半尺寸试样(5´10´55 mm)的冲击功均高于80 J,相当于全尺寸试样(10´10´55 mm)的冲击功应高于160 J,远高于标准规定值。该结果表明高频直缝焊管具有良好的焊接质量。从而也证实了生产线经铣边改造、焊接监控等技术的系统改造,显著提高了高频直缝焊管的质量。

本章小结

(1)对生产线采用双机架中频感应,较高加热速度显著提高钢的相变温度。在焊后热处理工艺制定时,应结合钢的相变点及钢管焊接速度所对应的加热速度确定加热温度。

(2)加热温度对X42~X65系列管线钢的强度有显著的影响,在850~1000℃的加热范围内,随加热温度的升高,强度升高;但当加热温度达到900℃时,随温度升高,在925℃降低到最低值;随加热温度继续升高,强度开始持续增加。

(3)对钢管的焊缝,在加热温度为950℃时,强度较低,但韧性得到明显改善;随加热温度继续升高,对低强度X52L415钢,冲击韧性变化不大;但对X65钢,冲击韧性呈上升的趋势。

(4)根据本章试验结果,制定了高频直缝焊管焊后热处理规范,根据常用管线钢的成分,正火温度一般选定在910~950℃。经过生产大批量生产检验验证,焊缝的冲击韧性的稳定性得到明显提高。

焊后热处理对高频直缝焊管焊缝组织和性能的影响相关文章:

联系方式

公司地址: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工业园区三期永宁路

仓库地址: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海滨街道蓝田堆场

邮 编:323400 电子信箱:myzhide@126.com

联系人: 139 6707 6667 刘经理 (微信同号)

电 话:0577-28850550 传 真:0577-28909778

在线咨询
咨询手机
联系我们